[返回禁忌书屋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加跟贴]· [版主管理*繁體閱讀*      - 免费热辣视频聊天:享受青春性感模特的激情服务 -
母亲的屈服
送交者: 月上中天 [虎威将军★★☆] 于 July 18, 2011 20:57:04 已读

回答: 和女学生的性爱经历 杂篇 由 月上中天 于 July 18, 2011 20:38:36:



马姐才死了丈夫,有一儿一女,都留在农村。儿子智力有点障碍,娶不上媳妇,女儿才被男人甩了,带着一对儿女艰难度日,怎能叫人不揪心?马姐年方四十二岁,正值虎狼之年,每夜难耐寂寞,很快就和我勾搭上了。马姐在车工组当组长,我在行政上,小她二十岁,有一次看到他才洗完澡,一双脚又白又嫩,心中搔痒难忍,但他男人老陈我还惹不起。我有时就故意走得很晚,看没人了,就溜进工间,从马姐的柜子下面找出她的鞋袜,把袜子放进嘴里嚼个透湿,又用舌舔她鞋子里面,一边想象和马姐做爱,一边手淫。马姐因为白天要劳动,鞋袜总是有些恶味,有时甚至熏鼻,但那更刺激。到了高潮,我就把精液射到马姐鞋袜上,想象着马姐第二天脚接触我的爱液的情景,真是极度的满足。
这种状态持续了不到半年,老陈就知趣地死了,我高兴得无以复加。每天看工间里没别人了,我就和马姐拉家常,不时扯到性生活上去。马姐也不是死轴子,她心中亮得很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其他人都走了,她还一个人在工间里,就从后把她按倒在地,不由分说就脱她的裤子。
“你干什么?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马姐我的心肝,别逗我了,我要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你强奸我哈。”
“我就强奸你,我要把你日烂。。。。。。”
马姐半推半就,我把她的裤子脱掉,把肉棒插进她有点宽松的阴道,提起她的双腿猛插。马姐的长筒袜我不脱,我一边插一边把那双魂思梦萦的脚放进嘴里咀嚼脚趾,放在脸上摩擦,猛嗅脚底的味道,舔着闻着,兴奋到极点。马姐有点奇怪我的嗜好,但她什么也没有说,任由我摆布。我能给她满足,能让她高潮迭起,她还有啥好说的?
马姐叫群芬,长得并不漂亮,但她身材高大,足有一米七,身体非常的丰满,乳房臀部都很肥大,十足家庭主妇或厨娘的样子,又比我大得多,这正是我迷恋她的地方。特别是她性欲很强,阴毛黑密如森林,浑身的白肉动一动都抖个不停,让我情欲大增。但她性格又出奇的柔和,逆来顺受,几乎是以一种母爱来满足我的古怪性欲。如果不是她男人死了,独守空房寂寞难耐,她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。她一再求我要对我们的关系保守秘密,我不能不答应。我们的事外界一无所知。这也是因为马姐并不住在单位的房子,我和她有了关系后,她干脆把自己的房子租出去,又在外面另租房子和我住,就为了避开熟人。
这样,马姐的欲望得到了充分的满足。我对马姐的臀部和脚比对她的阴道更感兴趣。我喜欢把甘油和水注射进她的屁眼,浣肠后和她进行肛交。马姐的阴道有点宽松了,但肛门还紧得很,当我把阴茎用劲插入她菊花瓣一样绽开的屁眼时,她会紧张得浑身颤抖,不停地哀求,而我会越插越猛,就在这种性虐中得到完全的满足。至于马姐的脚,那是任我玩弄,我可以随时和她的脚性交。但马姐也不是总是快乐,她有个智弱的小儿子,二十岁了,没有工作,娶不了媳妇,还留在农村老家。老丁走时最不放心的就是这个儿子,现在就更没法子了。马姐最爱的偏偏是这个傻儿子,经常在我面前提起,问我有啥法。正好我对这种太平静的生活有点厌倦,想来点更刺激,更荒唐的游戏,这个傻小子不是正合适吗?一条妙计浮上脑海。马姐呀马姐,你不是这么爱你的儿吗,我何不成全你们,何不。。。。。。
“马姐你放心,我不会不管的。把他接上来和我们住,你就可以照顾他了。我每月给你六百元安排生活,包括你儿子的生活。”七年前六百元不是小数目了。
“真的?。。。。。。”马姐有点不相信。
“你不信我嗦?”
“我信我信,你真是个好人。我这就写信喊老家人把他送上来?”
“你写嘛,我不会说啥的。不过,我们两个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我们两个关倒门就行了,他懂不起的!
“那好的很,不过你以后要更乖喔?”
“我会的,你想喊我干啥我就干啥。我啥子都是你的。”
她儿子很快就送了上来,名字叫青和。他的确有点智障,但身强力壮,简直象匹种马。他没有自己的主意,我喊他干啥他就干啥。
过了几个星期后,马姐不在时我就开始驯练青和了。我给他看色情杂志,激发他的性欲,对他来说这是轻而易举,他的反应极其强烈。下一步,我收集马姐的内裤,乳罩,各种丝袜,高跟鞋给他,教他埋在这堆衣物中嗅,舔,抚摸,命令他戴上乳罩,穿上他母亲的内裤,连裤袜,高跟鞋手淫。青和被压抑了十余年的性欲一旦暴发出来,真是惊人,他喷泻在母亲衣物上的精液多得出奇。很快的,青和会自己在我和马姐上班的时候,搜寻马姐没洗的衣裤鞋袜手淫,因为这些衣物上留有他母亲的体味!马姐察觉了吗?没有。她想不到她儿子会懂得“性”。她的确问过我衣物上的脏东西咋回事,我说是我干的,她嬉笑着没有任何怀疑。可怜又可爱的母亲!只有我注意到,青和看他母亲的目光越来越炙热!但马姐想到的是那是对母亲爱的表示,我看到的是那是野兽的情欲之爱。
我得意地导演下去。我叫马姐洗澡时不要关浴室门,说我要看她的身体。马姐很高兴地答应了。我把门推开一道小缝,叫青和别出声,过来看。青和把眼凑上去,马姐整个肥肉堆集的身体一览无余。马姐搓揉着乳房,用肥皂清洗着阴毛阴唇,这给了青和极大的刺激。他的呼息越来越急促,快速地用手套弄阴茎。终于他爆炸了,我用手接下了他的精液,叫他离开。我钻进浴室,马姐笑着说她听见我泄了,我说对,叫她张开嘴,把一捧精液慢慢倒进她的嘴里,欣赏着马姐一滴不剩地吞下了她儿子的爱液。
“味道好吗?”我用手捏着马姐的脸颊,看着她喉咙的蠕动。
“好。。。。。。”她嘴里含混不清地咕咙着。“就是有点腥。。。。。。又浓。。。。。。”她傻笑起来。
我对马姐说,我要开灯做爱,这样更好玩。我不把门关严。我用各种方式,各种姿式奸着马姐,老爷推车,狗交式,69式,肛交,口交。。。。。。马姐在下面挣扎着,呻吟着,淫水在灯光下闪闪发亮。马姐陷入颠狂,而我却听得很清楚,门背后青和也在喘息着,难受得快死去。
两个月后,青和已经被训练成一头淫兽。我觉得时候到了。一天晚上,我们三人很高兴地吃了晚饭,马姐两颊潮红,我叫她进卧室等我。马姐走了后,我低声命令青和脱光衣裤等着。我走进卧室,关上门,把马姐脱得精光,叫她趴下身子,把肥臀高高撅起。我用手抠弄她的阴唇,直到满手都是淫水。
“我去解个手,你就这样等我。“
“唔。。。。。。”马姐模糊地应道。
我走了出来,青和一丝不挂地站在过厅。我做了个别出声的手式,挥手叫他随我来。
“我来了。”我高声对马姐说,悄无声地把青和按下去,直到他的手趴在他母亲赤裸火热的脊背上,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。我一手握住青和的肉棒,感到它坚硬似铁,一手扒开马姐的大阴唇,将肉棒对准阴道口,拉扯着青和的阴茎,让龟头慢慢滑进他母亲的阴道。肉棒太大了,尽管马姐的阴道已经有些宽松,但青和膨大的龟头还是将母亲的阴道塞得满满的。马姐的呻吟声是越来越大,青和已不用我的引导了,他喘着粗气,臀部大力往前挺动,但功夫不到,仍有半寸没插入。我用手猛推了一下青和的臀部,“哧”的一声轻响,青和的阴茎全根而没,一阵凉气直透他的脊背,青和禁不住大叫一声。
马姐一下怔住了,清醒了,她猛地回过头来!
“你。。。。。。青和!”
“妈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你干什么!。。。。。。我是你妈!”
“我。。。。。。”
马姐猛地往前一移,青和的阴茎顿时脱了出来。
事起仓卒,我跳了上去,将马姐的身体翻过来,双手用劲抓住她的两只手。
“听我说,马姐,不关青和的事,我们不是一家人吗?青和那么大了,从没女人看得起他。。。。。。你忍心吗?”
“天哪。。。。。。”马姐爆发出巨大的哭喊声。“我造了啥孽,我的亲生儿子上我的身!。。。。。。你这个砍脑壳的!你弄了我还不算数,还喊我的儿子。。。。。。”
我用身子压住马姐的双手,用手按住她的嘴,不让她叫喊。
“青和,你个瓜娃子,把她的腿抓牢,弄喔!”
“她是我妈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你妈又有啥子喃,她还不是女人。不听我的唆?!快点儿,抓她的腿,不要让她乱动!”我冲着青和大喊。
青和被逼得没法,两手抓住马姐的双腿,他力气大得惊人。马姐在我们两人的夹击下,根本动不了,但还拼命挣扎,一身的肥肉乱颤,发出被窒息住的嘶叫声,眼泪流了一脸。
“青和,听我的,把她的腿提起来,扛到肩膀上。。。。。。对,抓牢点,这个婆娘凶得很。。。。。。不要想那么多,她不是你妈,她是你的婆娘,你不要嗦?。。。。。。想要就好。。。。。。把你的棒棒插到她的洞洞头去,在哪里?你不会用棒棒到处戳找嗦。。。。。。戳到没有?。。。。。。戳到了嗦。。。。。。对头,往里头顶,顶,顶!。。。。。。顶拢没有?没有?再顶喔!。。。。。。拢了嗦!好,扯出来,又顶进去!”
青和把他母亲一双雪白的肥腿架在肩上,嘴大张着,喘气声响彻卧室。他的臀部高频率地挺动又收缩,巨棒在母亲的阴洞里快速抽插。肉“噼啪”的碰击声密如雨点,淫水“吱咭”的压榨声冲击着耳膜,令人疯狂。马姐的屁股被提离了床铺,小腹的肥肉由于被抽插挤压而涌动翻滚,双乳前后颠动,汗水顺着乳沟横流,浑身上下象泡在水里一样。
青和抽动的频率到了最高点,他突然停了下来,牙关咬紧,他射了!精液全部射入母亲的阴道深处。他又抽动了十来次,把余精排空,然后,象虚脱了一样,颓然伏倒在母亲宽大的怀里。
马姐已不能挣扎了,她在自己强壮的儿子——她的征服者面前溃不成军,淫水将床单完全濡湿。但我一放手,她又用不多的力气哭骂。我叫青和去找双袜子过来,青和踉跄着到厕所拿了双长筒丝袜来,我把它塞进马姐的嘴里。
“马姐,对不起,但不要怪我,你接受现实吧。。。。。。我们都爱你,多一个人爱不好吗?。。。。。。把这个家变成个乐园。。。。。。谁也不会知道的!。。。。。。”
马姐拼命地摇头。
“不行吗?那好,我们让你再快乐!快乐得你点头为止。。。。。。”
我用乳罩把马姐的手捆在床栏上,叫青和把她睡前脱下的连裤袜给她穿上。
“青和,去舔她的脚,舔脚背,舔脚趾,含住嚼,哈哈,好玩吧,香吧。”
青和隔着薄薄的丝袜,贪婪地舔着母亲肉质肥厚,又白又嫩的脚。他舔过脚背,咀嚼了一阵脚趾头,又把整个脚底按在脸上,用劲地嗅着。这种气味对他来说太熟悉了。他陶醉地闻着,舔着。
“马姐,你看你儿子多爱你,他连你的脚都爱。。。。。。青和,你干啥子喔?呵呵。。。。。。”
青和突然把母亲的一只袜子撕烂,剥出白嫩的脚。他舔着有些潮红的趾头和趾缝,吸吮脚上的汗液。他用牙啃着脚掌处的肉茧,一点点啃着,把啃下的茧子吃下去。马姐惊恐地看着她的小儿,这就是她那不懂什么是“性”的傻儿子吗?他居然还把阴茎夹在她的两只脚中间摩擦,再次让肉棒挺了起来!
青和顺着大腿舔下去,已经舔到了阴部。他用牙撕开了裤袜的裆处,把嘴了伸进去,埋在浓密的阴毛中,用舌尖探索着母亲的阴唇,阴核。马姐感到一阵奇痒从阴核处穿遍全身,我查觉到她身体的颤动,大笑起来:
“好样的青和,你不那么瓜嘛,自己都晓得咋做。。。。。。。用舌头插,青和。。。。。。乖妹妹,快活了吧。哈哈!”
青和两手扒开母亲的阴唇,撮起舌头,伸入阴道,搜刮着阴道壁的嫩肉,又用牙齿轻咬着阴核。马姐受不了了,扭动着身体,嘴里发出“呜呜”的啜泣声,淫水涌了出来,使她羞愧难当。
“乖妹妹,不要折磨自己了,想来就来吧。。。。。。青和,把她的屁股翻起来。”
青和把母亲的双腿推到胸口上方,我抓住马姐的脚,叫青和舔她的屁眼。
马姐的脸涨得通红,屁眼因为紧张而缩紧。我知道她心里在怒骂,不给她来点厉害的真服不了她。青和的舌在母亲棕色的屁眼上滑动,我腾出一只手,用指头在屁眼周围转动,让肌肉松弛。但是不行,还是那么紧,不禁心头火起。
“我不信收伏不了你。青和,去厨房拿两根黄瓜来!”
马姐吓坏了,目光中满是哀求。
“害怕了吧,晚了!让我们给你松下筋肉。”
我把一根黄瓜先插入马姐的阴道,叫青和把另根黄瓜往肛门里慢慢旋动。青和已被性欲冲昏了头,额头青筋暴起,他眼里的母亲不再是母亲,只是个赤身裸体,任他玩弄摆布的女人。
青和一边旋一边往黄瓜上抹着阴道流出的淫水。一点一点地,小儿手臂般粗的黄瓜被塞进了肛门。屁眼周围的肌肉因挤压变成紫红色,真是神奇呀,居然能被扩张得这么大。
马姐额头上全是汗水,脸也涨成了紫红色。我拔出她嘴里的丝袜让她透一口气,随即又塞进去。她只有时间喊一句:
“你们两个砍脑壳丧尽天良的,干脆杀了我吧!。。。。。。”
肛门里的黄瓜取了出来,屁眼保持插入的状况,大张着,象小儿的嘴,从里面溢出黄色的液体。青和把嘴凑了上去,吮吸着,舔食着,舌头探入屁眼,啧啧有声。
黄瓜再次被塞入肛门,青和握着抽插。我用另一根黄瓜插阴道。突然,我感到马姐下面一股热流喷了出来,她小便失禁了!
我抓住青和的头,把他按在阴蒂处。青和大口吞咽着母亲的尿水,吞完后舔得干干净净。我现在可以肯定,青和是个恋母狂,在他心里压抑了十余年的,是对母亲疯狂的占有欲!因为除了母亲,他没有其他女人可想。
我把马姐翻了个身,把她的背脊压下去,脂肪堆集的肥臀摇摇欲坠。
“青和,插你妈的屁眼吧,让她乐上天!”
青和青筋鼓胀,颜色紫黑的阴茎,在肛门流出液体的润滑下,不费劲地深深插入母亲的屁眼。肛门的嫩肉紧紧包裹着肉棒,不停地痉挛,抽动,强烈地刺激着青和。青和用尽全身的力气,挺刺,挑动,摩擦,抽出,再挺刺!由于没有浣肠,黄色的液体顺着阴茎和她的屁股沟流下来,气味很大,但极为刺激!太大了!青和的东西太大了!卵蛋冲击着马姐的臀部,发出响亮的“啪啪”声。黄色的液体中,有了红色的血丝,马姐的肛门被胀裂了!
马姐象死了一样,浑身瘫软,剧烈的疼痛,混和着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奇异快感,使马姐已感受不到躯体的存在,只剩下了灵魂,被无情地抛上抛下,浸透了罪恶的极度快乐!
青和快挺不住了,全身都伏在母亲的背上。就在青和快射的瞬间,我把他拉了下来,扯出马姐嘴里的丝袜,捏住脸颊,把阴茎插入她口中,直达喉咙。青和双手抱住母亲的头,抽插了几下,就在母亲嘴里射了,然后象一堆烂泥样瘫了下来。我把马姐的头抬高,让精液完全被她咽下。
这一对母子,在三个小时的性交中都溃不成军。我把马姐扶到我身上,轻捏着乳头,让她醒过来。不用再堵嘴了,她早已没力气叫喊了。
“乖妹妹,快乐吗?”
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不快乐嗦,那再来。”
“快乐。。。。。。快乐。。。。。。求求你,求求你,别再来了,我活不出来了。”
“那你是不是听话,让这个家变成个乐园。。。。。。没人知道的!”
“我。。。。。。我没啥说的,你说啥就啥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那就乖。你是他妈,但你要和他上床,不然让你死不死,活不活,听到没有?”
“饶了我吧。。。。。。”
“你是我的奴隶,你儿子当然也是,我喊你们上床就上床,喊你们咋搞就咋搞,不然我把你们的丑事捅出去,叫你们两母子都没脸活,听到没有?!”
“听到了。。。。。。”马姐打了个冷噤,哆嗦着回答。
“听话才好。哈哈,你搞了那么久,饿了吧,来,把黄瓜吃了。”
马姐艰难地挪动身子,把两根浸透了淫水,粪液的黄瓜拣起来,一口口吃了下去。我把肉棒放在马姐脸上摔打,塞进她嘴里排尿,哈哈大笑。马姐完全屈服了。

 
喜欢月上中天朋友的这个贴子的话,[请点这里投票加分支持]
亚洲性爱频道:大银幕高画质,清晰成人影视;    [返回禁忌书屋首页]·[所有跟贴]·[-->>加跟贴]·[向朋友推荐]·[返回前页]
所有跟贴:        

加跟贴(请积极回贴支持发贴的朋友,才能欣赏到更多精美好贴!)

笔名: 密码: 注册笔名请按这里
标题:
内容(可选项):

[编辑助手] [发贴须知]





[ 留园条例 ] [ 广告服务 ] [ 联系我们 ] [ 个人帐户 ] [ 版主申请 ] [ Contact us ]